首页 > 行业动态 > 行业动态

行业动态

行业动态

无法避免的医疗风险不该只由医生承担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15-5-12  浏览次数:1645

原标题《无法避免的医疗风险不该只由医生承担》


11日,一条微信引爆了朋友圈,然后扩散到整个网络。有人爆料称,5月8日,汨罗市人民医院麻醉科医生在手术室内捡到一份手写的遗书,遗书中称,如果手术出了意外事故死亡,必须由院方最低赔偿30万元。赔偿未到位,尸体坚决不出人民医院大门。同时,遗书中还对患者的后事进行了详细的安排,“不管赔偿多少到位,先抽3万给勇军(患者之子)的母亲做生活开支。除一切费用外,剩余的现款给勇军兄妹二人平分。办丧事总费用不超过3万元,不唱戏,不搞乐队,时间不超过5天”。


据媒体披露,医院方面最新的表态是,“对这份遗书,我们其实可以接受,但里面两点内容让我们不能接受。之所以会说可以接受,是因为遗书其实凸显的是一个社会问题,是如今医患矛盾突出的结果,并不能全部怪罪到患者头上。不能接受的有两点,一是他向我们索要30万,第二个是赔偿不到位不能搬动遗体。”


不论当初爆料者的信息从何而来,应该说,医院方面目前的回应还是值得我们点赞的。首先,对患者手术前写遗书的举动,表达了理解和同情;其次,事发后至今,仍坚持严格为当事患者身份信息保密,避免了网络暴力引发更严重的“次生灾害”。


相比之下,不少网友则“义愤”多了。有人嘲讽当事患者是“想钱想疯了”,有人指责“人家在忙着治病救人,他却在算计着如何坑人”。还有人甚至建议将其拉进医疗机构“黑名单”。


不过,当事患者真的是一个人品如此不堪的“坏人”吗?一方面,“索要30万”、“赔偿不到位不能搬动遗体”,对于当事医生、医院而言,这些做法可能的确显得很“鸡贼”、很“用心险恶”。但另一方面,从遗书内容中“赔偿款”分配的细节、对自己“丧事”费用预算的节制,我们同样也能看到当事患者在面临可能到来的死亡风险前,对家庭责任的最后一次担当。


所以,我更愿意把这件事看作是,在一个风险社会,当事患者可能只是出于最朴素简单的动机,基于个人的认知能力,做出的风险防范选择。我们当然承认,无论现代医学和治疗手段如何进步,却远未达到万无一失的程度,任何手术都有风险,而面对风险,除了亲人以外,医生肯定是最不希望出意外的人。但从患者的角度出发,对于手术风险的担忧,以及万一术后死亡,身后事该怎么办,是十分现实的考量。尤其是放在相关保障缺位、权利救济渠道不畅通的背景下,寄望于通过“术后索赔”的方式,获得经济上的补偿,为身后事解忧,也就并不意外了。


从人性的角度说,也许每个普通人在某一瞬间都曾有过不太阳光的一面。具体到医患关系,如果只从个体道德的善恶层面来探讨是非曲直,恐怕无助于解决任何真正的问题。今天可以找出一个“算计”医生、医院的“坏患者”,明天自然也可能找出一个对患者不负责任的“坏医生”。个别“坏医生”的存在,并不意味着患者群体就占据了某种道德优势;同样,个别“坏患者”的存在,也不能拿来证明医生群体的弱势。尤其在医患信息不对称的语境下,要说患者拿命换30万的“私心”有多么不堪,似乎未近情理。


有人说,这封遗书投射出了当下孱弱的医患信任关系。这个说法,当然有道理。正是由于缺乏基本的信任,患者才会对一场普通手术的风险无限放大,直至关乎生死。同样是缺乏基本的信任,让患者对可能发生医疗纠纷后的维权,都成为放不下的“身后事”。而现实中,无论手术失败的原因如何,也不论是否存在医疗事故或医生失职,一旦患者手术死亡,医院便不得不花钱买消停,也的确几成惯例。


然而,信任缺失,只是当前医患关系问题发展的结果,而不是原因。当前医患关系紧张主要原因是,我们没有将医生责任和医疗职业的客观风险分离开来。医务工作本身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业,其未知数太多———对疾病的认识、病情变化、技术水平限制等等。因此医疗事故,绝大多数都并非医务人员主观造成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通过制度化的设计来尽可能分化风险,医疗服务才不至于动辄陷入医患冲突的困境中。


医疗纠纷在国外也并不少见,但为什么少见医闹呢?市场化社会,化解风险最直截了当的正是保险。因为具体到医疗事故的索赔时,医生和患者之间并无直接的利益关系,“医闹”也就失去了滋生的土壤。比如,在美国,绝大部分的医院都是私立医院,医生大部分都是自由职业者,为了避免医疗事故或医疗意外可能带来的巨大损失,医院和医生都必须分别购买医疗责任保险,美国医生年平均收入约20万美金,其中约1.5万美金用于购买医疗责任保险,也就是相当于其年收入的7.5%,而外科系统和产科风险较大的医生投保费用可达5万~10万美金。除了美国,德国、英国、加拿大等发达国家普遍采取强制投保措施。当发生纠纷时,为了及时理清责任,保险公司会聘请法律、医疗等专业人员介入调查,并在一定程度上起到诉讼外解决纷争的作用。


强制要求执业医生参加医疗责任保险,既是转移医生的风险,也是保证患者利益受损时能通过有效途径得到赔偿。同时,医疗责任险更是一种约束,医院或者医生,如果与病人纠纷不断,事故频发,不仅病人不来,保险公司也不会与之合作。据官方公开信息,中国保监会在2014年初,曾表示要推进医疗事故强制责任险,以加大对医疗事故受害者的赔偿力度,缓解医患矛盾。但时至今日,除了极少数地区在试点外,应者寥寥,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。


(来源:新文化报;本报评论员 肖金)

相关文章

·医疗养老:难啃的硬骨头
·北京市卫计委发布2022年冬奥会医疗保障计划
·武汉长沙南昌合肥四城将可以共享医疗资源
·经济日报:海南推行乡镇医院“限费医疗”
·日本欲推广“医疗游” 有望成新“摇钱树”
·医疗纠纷调解成功率超8成
·河南6起医疗领域“塌方式”腐败案 震惊全国
·韩国需加大中东呼吸综合征防控力度
·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困扰韩国 网上购物飙升
·驻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使馆举办 “中国援特医疗队图片展”
在线客服

联系客服

产品咨询

母婴专家

售后咨询

OEM加工

加盟代理